首页 > 新闻中心 > 最新动态 > 俄罗斯遭遇“喋血之秋”旨在破坏索契冬奥会
俄罗斯遭遇“喋血之秋”旨在破坏索契冬奥会
来源:法制日报    2013-10-29

  本报驻莫斯科记者朱冬传

  今秋对俄罗斯来说是一个多事之秋:10月21日俄罗斯南部城市伏尔加格勒(1961年前称斯大林格勒)发生自杀式恐怖爆炸袭击,造成6人死亡,50余人受伤;而在此事件发生前11天,莫斯科南部的比柳廖沃区发生数千人的骚乱和打砸抢事件;10月20日,极端民族分子在全俄各地举行示威活动,与其他一些民族团体发生冲突,与警方对峙;10月21日,激进的民族主义组织“俄罗斯人”负责人德·杰穆什金提出申请,拟于11月4日在莫斯科举行3万人参加的“俄罗斯人大游行”。

  为此,10月22日,俄总统普京主持召开了民族间关系总统委员会会议,拟採取有效措施应对新挑战,打击恐怖主义活动。

 

  女“人弹”实施恐怖袭击

  据俄罗斯卫生部10月23日消息,俄罗斯南部城市伏尔加格勒公交车恐怖案件中有6人遇难,55人受伤,其中,4名重伤者已用飞机送抵莫斯科治疗。

  10月21日下午2时许,伏尔加格勒市29路公交车发生自杀式恐怖爆炸袭击。有乘客回忆说,该案嫌犯是一名女子,她在阿克瓦列尔车站上车,当汽车驶近列索巴扎车站时,其在公交车的中部引爆了手榴弹。

  2小时后,俄罗斯国家反恐委员会工作人员通过现场勘查,确认这是一起恐怖袭击事件。工作人员发现,爆炸物是两枚手榴弹,其中一枚已被引爆,现场有许多铁钉、铁片块状物等。据最后分析,爆炸威力为2公斤TNT。

  俄罗斯联邦侦查委员会当天根据初步调查也认定这是一起自杀式恐怖袭击事件。7小时,俄罗斯情治部门确定,已死亡的恐怖分子是一名女性,名为纳伊达·阿西亚洛娃,1983年10月25日出生在达吉斯坦的布依纳克斯。

  当天,伏尔加格勒侦查委员会以刑法第205条(恐怖行为)、第105条(杀人)和第222条(非法使用武器和爆炸物品)提出刑事案件起诉。

 

  案件尚存诸多疑点待解

  10月25日,俄罗斯联邦侦查委员会新闻局向社会进一步公布了案件的相关细节。在询问了90多个証人后,结合公共场所监控视频分析,侦查委员会了解了“人弹”纳伊达的行踪。

  在整个过程中她没有与他人接触、交谈。她从长途汽车下车后,来到“阿尚”超市,然后乘出租车到了“阿克瓦列尔”大型综合休闲商贸中心大楼,裡面人不多。从商贸中心出来后,纳伊达在13时31分上了29路公交车,14时5分在列索巴扎车站引爆了手榴弹。

  然而此案尚有一些疑点,如当地媒体质疑,纳伊达为何改变了行动路线?据“论据与事实”报说,当天,纳伊达乘坐的是从马哈奇卡拉至莫斯科的长途汽车,但不知何故她却在伏尔加格勒市下车,转悠了一段时间后才转坐公交车;其次,嫌犯作案的动机尚不清楚,反恐专家目前已排除了个人復仇动机;此外,纳伊达为何被选中为“人弹”也存在疑问。她的丈夫是爆炸专家,为何让自己的妻子去执行死亡命令;如最初的爆炸行动目的地是莫斯科,那么她将如何行动,目标是什么?

 

  “人弹”从小埋下仇恨种子

  《俄罗斯报》记者通过採访纳伊达老家的一位邻居,才得以揭开这位女“人弹”的神秘面纱,并了解到她的清贫身世。

  “我住在她家隔壁,纳伊达家境一般”,邻居介绍说,纳伊达的妈妈从小腿脚就有残疾,是一名邮递员,纳伊达是家裡最小的孩子,但她却自小在儿童院生活。据邻居讲,纳伊达的外祖父是当地一名有声望的人,先后在监察部门、法院工作,还当过公証员,同宗教没有任何瓜葛。

  上世纪80年代中期,当儿童院要关闭时,外祖父才得知自己有一个外孙女叫纳伊达,已在儿童院住了5年,于是将其接回家中。

  纳伊达还曾表示永远不会原谅亲生母亲:“妈妈不要我,像多余之物一样将我扔进儿童院”,此事在纳伊达幼小的心中埋下了仇恨的种子。

  后来纳伊达来到莫斯,嫁给了一个土耳其男人。她又因患牙病花了16万卢布但仍未痊愈,旧病未愈,新病又至,在经济上不堪重负之余,其丈夫又向她提出了离婚。纳伊达隻好向家裡人求助。有一次,纳伊达在电话中说,她已信教并开始戴盖头面罩了。从2010年起她很少回家,只是通过电话同老家联系。

 

  加入极端宗教妇女组织

  俄联邦侦查委员会发言人弗·马尔金近期又向媒体披露了纳伊达的一些个人近况。纳伊达在莫斯科生活了7年,先是在一家土耳其建筑公司工作,后来分别在一家人力资源公司、移动电信公司工作过。

  不久前她加入了伊斯兰极端宗教妇女组织“扎马特”,其成员主要是反政府武装团伙成员的亲属。

  纳伊达在心理揣摸和测评上很有天赋,所以她的一个重要任务就是负责招募新成员。其事实婚姻的丈夫德·索科洛夫是俄罗斯族人,21岁,是莫斯科北郊的多尔戈普鲁德内区地下匪帮成员,这一组织与恐怖组织联系密切,约在一年前索科洛夫离家出走来到高加索地区,加入了恐怖组织,绰号“长颈鹿”,是一个爆炸物研制者。索科洛夫作为马哈奇卡拉反政府武装分子一直被警方通缉。

  对他们俩人如何认识目前有两种说法,一种是纳伊达进入一所莫斯科大学的林业系,与索科洛夫成为同学,俩人结识并同居。另一种说法是索科洛夫对北高加索地区的匪帮地下活动特别感兴趣,在网上结识了纳伊达,然后纳伊达才投奔到爱人身边。

  在纳伊达的影响下,索科洛夫开始试制爆炸物品。后来索科洛夫去了达吉斯坦首府马哈奇卡拉,并取了一个阿拉伯名字阿卜杜勒·贾巴尔。

  索科洛夫出生在克诺斯诺雅尔斯克一个军人家庭,后来父亲从单位分配得到莫斯科北郊多尔戈普鲁特内依区的一所住宅。同学描述索科洛夫是一个“不爱说话,不喜欢交往,较封闭的胆小的男孩,但冷静、不好斗”。

  不管他们是如何结识的,事实是这是一个“恐怖联姻”。2012年夏天,索科洛夫换名为贾巴尔后出家离走,没有告诉父母去哪裡,但情治部门曾以不同方式接触其父母。他的母亲还曾通过电视节目“我们等你回来”试图找到失踪的儿子。

 

  将建立应急协调机制

  在“10·21”汽车爆炸自杀式恐怖事件发生后,俄罗斯联邦及地方政府採取了及时妥善的应对措施,如启动了应急快速联动机制,在第一时间向总统普京报告的同时,地方政府的交警部门、内务部门、联邦紧急情况部、联邦侦查委员会、联邦反恐委员会的工作人员也马上赶到了现场。

  未,俄还将建立应急协调反恐机制,由俄联邦反恐委员会主导,并下设各个中心和组织领导反恐的行动及情报协调部门。

  俄联邦反恐委员会由总统直接领导,是一个常设反恐机构。此外,还有强力部门,如内务部、联邦安全局、联邦侦查局、紧急情况部等,形成分工明确的垂直型反恐体系和网络。这样一来,既有常设反恐机构的运作,又有发生紧急情况时军警等多机构、多部门协调一致构筑起的反恐指挥体系。

  在发生“10·21”恐怖袭击事件后,俄当地政府还成立了由伏尔加格勒州州长任指挥的紧急处置指挥部。此外,俄地方政府还宣布从22日起哀悼叁天,对受害者给予10至40万卢布的救助金以及价值2万卢布的救助物品。遇难者家属将得到100万卢布抚恤金。重伤者将获得40万卢布、轻伤者将获得20万卢布救助款。

  俄联邦政府也伸出救助之手。10月25日,联邦政府讨论将从联邦储备基金中拨款2300万卢布给这次恐怖事件遇难者和受害者。

 

  精心选择时间引世界关注

  目前,还没有任何组织宣称对“10·21”事件负责。有俄罗斯专家分,不管是哪个恐怖组织炮制了这起自杀式袭击,其目的昭然若揭,就是旨在破坏明年2月将在索契举行的冬季奥运会。

  “阿尔法”反恐老兵国际联合会副会长阿·菲拉托夫认为,莫斯科和其他一些大城市近3年来没有发生重大恐怖事件,最近一次恐怖事件发生在2011年1月的莫斯科多莫杰多沃机场(死37人,伤170人),但10月21日发生在伏尔加格勒的恐怖事件打破了这一沉寂。

  菲拉托夫指出,这一事件的时间选择十分敏感,离2014索契冬奥会不到4个月,此时发生的恐怖事件最易引起世人关注。他认为此次恐怖行为的目的就是“以索契为要挟,逼迫俄罗斯改变一些国际问题的立场”,“恐怖行为是试图达到这一目的的工具”。他还担心未来类似的事件可能会增多。

  莫斯科政治信息中心主任阿·穆欣表示,此次发生恐怖袭击的塬因可能有两个:一是俄罗斯中部地区恐怖组织得到的资助越来越多;二是俄罗斯在叙利亚问题、“化武”中的立场和对阿拉伯国家的态度可能惹怒了国际恐怖组织。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俄罗斯旅游中文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注:800字以内)
Copyright©2009-,russia-online.cn All Rights Reserved 俄罗斯旅游中文网 版权所有 粤ICP证09076987
服务热线:020-38056258  客服邮箱:Service@Russia-Online.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