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最新动态 > IOC医学委员会委员做客《探索冬奥》
IOC医学委员会委员做客《探索冬奥》
来源:华奥星空    2014-02-18

  北京时间2月17日消息,由中国奥委会官方网站、腾讯网和华奥星空联合制作播出的冬奥特别节目《探索冬奥》今日继续播出。主持人杨阳请来了国际奥委会医学委员会委员,国家体育总局运动医学研究所所长李国平先生作为节目嘉宾。以下为访谈实录:

  主持人杨阳:探索冬奥,和您一起聊奥运,欢迎收看由上大众Lavida家族特约播出的《探索冬奥》节目,本节目是由中国奥委会官方网站、腾讯网和华奥星空联合制作播出。大家好,我是主持人杨阳。

  今天我们演播室非常荣幸地请来了国际奥委会医学委员会委员,国家体育总局运动医学研究所所长李国平先生,李老师您好,欢迎您来到我们的演播室。国际奥委会医学委员会委员,其实就我一个运动员来讲对这一个部门都会很陌生,您能跟我们讲一下吗个是做什么的部门吗?

  李国平:奥运会我的理解是三个层面,各个国家的体育代表团主要参赛,还有一个是各个单项协会来组织四个项目的比赛,它上面有一个顶层,叫国际奥委会,具体来组织来管理这么一个奥运赛事。在国际奥委会的底下有很多专业的工作团队,医学委员会是其中一个,医学委员会这一届一共有14个人,来自不同的国家,以英语国家为多,像加拿大、英国、澳大利亚委员为多,欧洲的也会多一些。亚洲国家的代表我是唯一一个。同时里面还包括了下届奥运会承办单位的医务代表,比如2016年的里约的,还有下一届冬奥会韩国的。所以作为中国人,能进入到这个队伍是一个荣幸的事情。

  主持人杨阳:您是哪一年进入这个委员会的?

  李国平:我是在2013年底由推荐,经过罗格主席批准,邀请我加入到这么一个医学委员会的。当然最后也通过了中国奥委会、国家体育总局的认可。我想能进入到这个委员会需要有这么两点,一个是你在这个行业里面懂技术,有专业。第二个你还有这方面的经验。像我作为中国奥委会的首席医务官很多年,大家通过工作当中了解你、熟悉你,这样才邀请你进入到这里面。进入到医学委员会团队当中,我就深刻领会到跟原来在做代表团的医疗工作是截然不同的,我觉得第一就是它非常规范的流程和它工作的目的性。这个医学委员会主要的工作内容有两大项:一个是反兴奋剂方面的工作。第二就是赛事当中的医学工作。我加入以后,对我原来经验的使用,个人的参与,包括对这些工作流程的了解,都有了一个更深刻的体会,这个工作团队非常严谨,每天早上7点钟有一个早会,安排工作,这个会议的内容就很丰富了,有涉及到医疗的,涉及到各个代表团的,有涉及多兴奋剂检测等等的一些技术问题,所以参与当中对我增加了解,参与活动,也是一个很好的历练。

  具体我在这里面主要负责奥运村的医疗工作和相关禁药审批的工作。

  主持人杨阳:您说的禁药审批是什么?

  李国平:从保护运动员的健康来讲,有些药尽管是含有违禁成分的,但是由于它确实因病、因伤需要治疗,要经过申报,要进行批准。

  主持人杨阳:或者是感冒类的药,现在在咱们国内,比如说止渴糖浆之类的,上面写着运动员慎用,是不是我们运动员可能在比赛的时候咳嗽了或者吃过什么药都要到您这儿审批?

  李国平:这不是。你讲到的一般运动员感冒当中的服药,一定要选择没有禁用的,不含禁用物质的药品来治疗你日常的感冒。我指的是运动员带有某些疾病或者损伤,需要用到这些药,在奥运村期间他就需要专门进行审批。比如大家都熟悉的一些打封闭、打注射都需要事先申报。随着对这个问题的了解,越来越多的人就需要它,最后国际奥委会说在奥运期间进行一些局部封闭、止疼消炎是可以的,都不需要进行申报。反过来如果糖皮质极速的分泌改成口服,改成静脉,那就一定需要申报,所以它有严格的规范,用量多少、时间长短。我们经常遇到的是运动员由于其他一些疾病需要用一些违禁的药,比如心跳很快,那么需要把心速降下来,正是由于这个原因,可能用一些阻断器,有些项目禁用,比如说射击,有利于他成绩提高的就不行。

  主持人杨阳:需要安静下来那种。

  李国平:对,所以它有一个非常严格的规定。我们在这个方面参与到三人小组当中,每天要接收各个代表团的医生送来的这些申请,我们要认真地进行审核,要给出一个允许还是不允许的决定,反馈给他。从这个角度来讲也是第一要体现公平,第二要考虑运动员的健康需要,所以一般都会这么来做。这届奥运会还有一个特点,它又出现了一个有关针头使用的政策。以前医生用针是允许的,这届奥运会当中有一个严格的规定,比如以前讲到的很多的静脉,在这次是严格禁止的。

  主持人杨阳:所有静脉输液针都不让打了。

  李国平:但是如果有些医生需要用针进行一些穿刺和治疗,抽液,那需要事先通报,就是局部封闭注射的方法尽管现在不需要申报了,但是你用到了针头也同样需要申报,申报只是备案,不会说你允许不允许。为什么会出现这些政策?我觉得国际奥委会做得很好,它从运动员的健康,运动员的需要,因为一些人为地输一些东西对运动员的健康是不好的,也有存在着兴奋剂的嫌疑等等的。还有个别现象,有些根本不是真正的大夫也在使用针头,也造成了一些意外的损伤,所以国际奥委会定了这么一个规定,我想总的出发点就是要保证运动员的健康,保证运动员的健康是掌握在一个有资格的医务人员手里的。

  主持人杨阳:不能乱用,瞎用。因为运动员受外伤,医疗委员会也承担着这个责任是吗?

  李国平:我参加了几届夏季奥运会,也参加了几届冬季奥运会,我自己感觉冬季项目损伤发生的意外要远远超过夏季项目。一个是它的速度,一个是它的对抗,另外还有装备等等,这些造成在冬季项目上的意外事情经常发生。比如咱们经常看到高台项目,高台急速向下,包括自由式滑雪,像这些项目都非常容易出现一些意外。

  我觉得国际奥委会医务委员会的一个责任就是怎么样避免这种恶性的大的损伤的出现。所以我们经常有调查,在整个奥运会期间究竟发生了多少伤病,来自哪些国家,来自哪些项目,来自哪些年龄段的运动员,每次奥运会,冬季也好,夏季也好,都在做,我觉得跟我们这些年国内做的基本吻合。我们有这些数据以后,在医疗工作当中,就把预防的工作能做到点上。所以我们医疗委员会,我参与进去以后,讲的更多的不是出了伤以后怎么怎么治,尤其像一些常发生的项目要避免。比如冬季项目中脑震荡,摔倒了以后脑袋撞地的,这样的研究就越来越明显。现在也提出一个判断的标准,有的时候现场不见得会有作用,但是时间长了你就会看到运动员在这方面受到损伤,日积月累对它的功能发生障碍,所以我们现在在这方面的研究,国际奥委会、医学委员会有很多的干预,有很多的调查,有很多的结论也在慢慢地出现。

  再比如讲,打完了一次局部封闭,关节注射以后,究竟多长时间可以进行训练,像这类的问题国际奥委会医学委员会都做得非常细。我想这些对各国代表团的医疗工作能有一个很大的帮助。我做了这么多年的医疗工作,运动队的保障,国家队的保障,我的一个体会就是这样的,金牌固然重要,对他个人来说也好,对他这个项目也好,对国家也好,固然非常重要,但是我们运动员的健康应该是更重要的。

  国际奥委会医学委员会这个理念就是如何来防止它。比如这次高台跳,为什么难度降低了,就是保证不要发生太多的意外。包括我们在有些项目中,像跆拳道,脚打到头上应该得多少分,打到其他的地方多少分,打头部分值很高,大家都往这上面打,是不是今后这样的规则也会改变,从保护运动员的角度来讲。这样以来,我对国际奥委会医学委员会的工作有了一个更深的理解。随着这方面的研究可能有一定的改变,这样使我们奥林匹克运动真正向着一个正确的方向来发展和推广。

  主持人杨阳:运动医学委员会,我觉得这些委员很多项目都要了解,包括它的规则、细节,肯定要了解得很透。比如您刚刚也讲到,你们去调查和论证,我觉得会给这些运动提很多,如何保护自己,如何更加完善设备,您觉得呢?

  李国平:是。我们的成员一共14位,各有各的分工,有的在场馆,有的在实验室,有的在奥运村里面的医疗机构。这次医疗机构有三块,平地村有一个正规的诊所,在高山上又设了一个诊所,在最顶上还有一个小的诊所。

  主持人杨阳:您每天工作的是?

  李国平:我每天工作的就主要是奥运村的医疗,跟他们一块共同来管理。每天的工作包括诊所接待运动员,伤者有多少,他们有哪些投诉,他们有哪些需求,当地的医疗配合得如何,水平如何,急救措施怎么样等等。我们每天开会就要汇总这个情况。物理治疗怎么样,拍片子、核磁怎么样。比如我们一开始来的时候俄罗斯所有的药品当中没有英文,很多东西一般代表团不清楚,后来马上改正,每次都有一个英文的标记,吃了什么药,打了什么针,让运动员,让他的队医都能了解,所以这些都是需要监察监督来完成的工作。甚至包括一些特殊的检查,包括口腔的检查,身体的检查等等的配套,都需要我们进行一些监管,进行一些合理化的建议,来作为国际奥委会医学委员会这个平台,来沟通,让当地的医生和医务人员更好地为广大运动员服务。

  主持人杨阳:您刚刚有讲物理治疗,还有拍核磁共振,这些仪器在奥运村都是有的。

  李国平:对,它都有一个明确的规定,比如牙医的检查非常受欢迎,也是完全超过一般的牙科,像运动员的护具保护等等的。你看很多的运动员,尤其一些对抗项目、击打项目,除了它一个严格的头盔之外,还有一些护齿的东西。像一些大型的设备,这是在村里相对来说的,跟北京奥运会没法比,跟我们还是差得很远,但是基本的简单的移动的设施,比如照相还能解决。有些特殊的核磁、CT要到它的指定医院来完成。

  主持人杨阳:很好奇,普鲁申科不是因伤退赛了嘛,他有去咱们村子里检查或者是直接到外面吗,因为他毕竟是俄罗斯人?

  李国平:普鲁申科因为腰伤退赛了。

  主持人杨阳:今天上午他说他已经做手术做了12次了。

  李国平:对,所以像他这样的运动员非常值得敬佩,为了他的奥运梦想,一次一次地向他的极限,向顶级冲劲。作为医务人员也有一个特殊的想法,到一定程度不要玩命,拼命是可以的,拼搏是可以的,但是不要玩命,要为了健康。包括刘翔也好,包括原来女子拳击的李金子也好,我经常跟他们说,到有伤的时候一定要诊断,一定要会诊,一定要寻求治疗,把伤病治好,完了以后才能更好地投入训练和比赛,不应该成为一个矛盾。作为我们来讲,能让中国一些好的运动员的苗子有一个更好的发展,预防伤病,关注他们整个的健康,我觉得是非常关键的问题。

  主持人杨阳:我们聊到了伤病,其实本届奥运会开幕之前非常遗憾的是短道速滑的王濛受伤了,没有站在索契的赛场上,我们那个时候也知道她的整套治疗方案都是由您带领着我们的专家团队为她制定的,对吗?

  李国平:因为我一直兼整个备战奥运会的医疗专家组的组长,我们底下的专家来自北京的、上海的,各大医院的都有。他们在伤病问题上在国内都是顶级专家。所以我在第一时间接到总局的电话说王濛在上海训练受伤了,很重,骨折了,第一时间就决定这个手术还应该在上海来做,当时我们就派了专家,我还不只派了一个专家,体育医院的一个副院长接到我的命令马上飞上海。紧接着由于王濛伤的是踝关节,我又请求积水潭医院派了一个主任连夜赶过去。在两位专家的指导下,手术在上海华山医院做的,做得也很成功,很不错,几天以后回到北京进行进一步的诊断和治疗,在北京我们也组织了一个专家的会诊,对手术的方案给予肯定,对下一阶段王濛的康复治疗进行了一些安排。总体来说伤得比较重,整个踝关节,内踝、外踝都出现了一些骨折。像这样的情况短时间内是肯定不行的,所以王濛也是非常遗憾,治疗非常配合,也非常勇敢,经过这么大的手术,恢复得非常快。精神方面也非常成熟,理性,我觉得非常感动。尤其是在专家会诊和在向某些领导汇报当中,我都在现场,她很坚定信心,希望能够尽快恢复,也希望继续为征战索契冬奥会做出她自己的贡献。包括这次在腾讯网上点评,给了队员很多的信心,做得非常好。所以我们也期待她的早日康复。我相信有王濛的配合,有这些专家的支持,她下面的康复会做得非常顺利。

  主持人杨阳:替我们很多网友问您一个问题,因为她现在打了很多钢钉,钢钉取出来之后还想再回到赛场上应该没问题的吧?

  李国平:对。这个取决两条,目前手术固定做得不错,接下来可能有一个钉子要取掉,大概在六周左右,接下来要进行一些功能训练和康复。这一段非常非常重要。我们也本着领导的要求,王濛的需求,来按照最佳的方案配合她。据我饱保守地估计或者是比较大胆的设想,经过系统地治疗和一定时间的康复,王濛恢复正常应该没问题。如果再加上一些专业性的康复,也期待她能尽早地回到冰场。

  主持人杨阳:因为刚刚她回到北京治疗的时候我就去看她了,那个时候是下午,医生敲她的门说王濛我们要去训练了,我就很吃惊,你要干嘛,你要去训练,其实是康复治疗,因为我们看到体育医院里面就有一个很大的康复中心,医生说即使她骨折的脚指头,医生也要帮她来锻炼。

  李国平:对,所以像运动员的康复和普通人的康复还不一样,不光是在她伤处局部的需要进行正确的康复,像其他关节,膝关节,包括身体体能的恢复也非常重要。所以说我们希望给她一个全面的康复,除了损伤部位之外,其他的地方也要进行很好的安排。一般来讲这样的团队有医生,有康复师,还有护士,当然后面有一个很强的专家团队来支撑着她。所以我相信应该完成得挺好。而且我觉得她的心态越来越成熟,越来越积极,也非常配合。我相信她能恢复得挺好。

  主持人杨阳:刚才李老师讲的我觉得肯定给我们广大网友吃了颗定心丸,让我们祝福王濛早日康复,同时也祝福本次冬奥会中国代表团能够取得非常非常好的成绩。现在已经三枚金牌了,比上届还要多的金牌,在这儿非常感谢李老师能够作客我们的演播室,谢谢。

  李国平:谢谢。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俄罗斯旅游中文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注:800字以内)
Copyright©2009-,russia-online.cn All Rights Reserved 俄罗斯旅游中文网 版权所有 粤ICP证09076987
服务热线:020-38056258  客服邮箱:Service@Russia-Online.cn